上海助孕
上海助孕公司试管婴儿 eygood.com

结婚7年,女方这边未宴请,现在你会补请吗?

我的状况跟版妈很类似哦~ 我也是因娘家爸爸过世,选择百日内结婚,只简单公证, 男方和我们女方都没有宴客,我是连喜饼都没有发 本来也是想结婚一年后补请, 但之后我怀孕了,而且连两年生小孩, 等于我有两年都在怀孕、生小孩, 一口气要带两个小小孩,生活已经够忙碌了, 那几年根本不会想到要忙补请的事情, 现在我也是结婚第七年了,已经没有打算要补请。 (我们是自己懒得办,想补请的话也会是想回收以前包出去的红包) 版妈既然有心想办宴客,我觉得很好啊~ 尤其是还不收红包,亲朋好友应该不会吝啬出席, 通知时口头上或是请帖上再解释一下状况, 大家一定都能体谅,也会给予祝福

我也不会耶主要是觉得突然请客很奇怪吧? 当初我是娘家有请归宁,但是婆家这里没有请客 之前有提过2次要补请,不过都是有其他事情当理由: 1小孩的满月酒, 2搬新家(乔迁之喜) 虽然后来没有桥好所以算了不请了,不过单纯的补请喜酒又超过7年怪怪的 也许在撑个3年,来庆祝个10年锡婚 Tin we弟弟ing也不错!

有时候自己不想办但是长辈心里会过不去 如果长辈心里真的很挂念我就真的会办 我结婚今年踏入三年了也还没有办但是年底要办 我跟版妈情形差不多我是一开始遇到了丧事 后来又怀孕所以一直延后来经济又出状况今年总算可以办了 家中长辈总觉得没有一个婚宴他面子挂不住说不过去 为了长辈我真的会办 其实时间长短真的不用想太多也不用管别人怎么想 我FB上认识一位妈妈她结婚15年了才补请 一开始结婚年纪太轻+经济不佳后来又连生3个 婚宴算是先生对她的一个承诺 但是补请的时候他真的好幸福大家见证了她幸福婚姻 也没有人想到这么晚才补请很奇怪都很祝福他们 就单看你怎么去想啦

就看这件事情 对你跟老公 二人的意义是甚么? 不要因为只事长辈跟您讲: 要补请 您就照做 说真的 如果我朋友结婚了七年 都没请客 现在发帖子给我 请我去喝喜酒 以客人的角度来想 真的有点怪怪的 会觉得: 这一顿算喜酒吗??? 可是 如果这一切对您来说非常重要 是完成未竟的心愿 还是记录七年来的婚姻生活 那我就很赞成您把这件事情完成 可以选在您七周年的结婚纪念日举办 让小孩一起当花童 也很有意义喔

现在补请感觉有点怪 不是你的长辈说什么就遵从 而是你的先生和你自己 别忘了 现在补请还有婆家要配合呢 若是我 可能会等结婚10周年一起办 类似家族聚会之类的 这样小孩也能够见证父母婚姻的美好

以客人的立场来看,真的挺奇怪的 但若这是对您很重要的仪式, 那就补请吧 8楼妈妈的意见很好 祝福您

补请,想都没想过, 毕竟已经过了7年, 朋友亲戚谁还在乎妳有没有宴客, 就算补请了,妳可能还要忍受别人的闲言闲语, 比如说:小孩这么大了,还要请客喔! 结婚这么久了,小孩都生了,请客是要请什么意义啊? 版上有人提议说结婚七周年十周年再来办宴客, 同时见证夫妻两人的幸福, 可时如果夫妻双方没有很好的人脉又没有庞大的经济, 可能也会引来别人的闲话

不会觉得奇怪 娘家的邻居也类似 小孩都小学了 夫妻俩才拍婚纱宴客 亲朋好友都说要好好祝福他们 让他们有个正式的婚宴 这样年老回想时才不会有遗憾

我是觉得小孩身体健康最重要,即使是菜其阿名字也无彷。像大宝刚出生时公公拿八字给人算命和取名字,当时算命的告诉我们小孩身体不是很好〈坐完月子时刚好天气变化,他身体好像不是勇健,三个月时就打喷嚏流鼻水吃药好多天才好〉。我回娘家时再去算一次,算命仙也告诉我,大宝八字属水多土少,水会淹过土,又是冬天生天气冷土不够热,所以身体不是很好,我又问他原先名字取得好吗?他回答名字属木,对于身体没有帮助,当时请他帮我换名字,他觉得已取好名字就不要改,经我央求才答应〈我们从小就在那里算,所以彼此蛮熟〉,换过名字〈属火〉后经过多次天气变化,健康都还好。

苹妈妈,我是等宝宝出来,才请老公去姓名学老师哪合名字的,姓名学老师算五组名字让我们组合,我跟我公公说时,其实我知道我公公想要决定,但是,他怕到时名字取不好,被责怪,所以都是我在重新组合,选三四个给公公看,之后才一致认同家琳这个名字

老实说,换是我,我是粉坚持自己的想法的,毕竟宝宝是我们的宝贝,我当然希望他的名字是好听而且对八字又好的

我是觉得可以跟公公商量一下,看是否小宝宝出生后再取名字,如果公公重时辰的话,出生的时辰会比较準丫,预产期通常都参考用!!

上海助孕产子网最专业的助孕产子网!为您推荐最健康的助孕妈妈、最好的助孕医院,上海助孕产子网高端助孕服务独享一对一服务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上海助孕_上海试管助孕2021产子-先锋上海助孕公司 » 结婚7年,女方这边未宴请,现在你会补请吗?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上海助孕机—助孕机构-助孕公司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